最最可爱一个浆

一个很懒很懒很懒很懒的人

【韩张】装作有题目的样子_(:з」∠)_

·其实……是七夕贺文……但是!为了让自己的lo看起来不那么空!所以我要搬来lofter!证明我来过!【好像有哪里不对】

·主韩张,双花林方邱秦有,介意慎

·第一次在lo上发文哦哦哦!写的不好大家莫怪_(:з」∠)_

往下拉*罒▽罒*

今天一大早,霸图看门陈大爷就受到了来自中通圆通汇通各种通当然还有顺丰韵达等等快递小哥的怨念……

中通小哥:“这是秦牧云先生的快递……寄件的邱先生要求必须当面验货……”

韵达小哥:“请问林敬言先生在吗?这是……诶?隔壁中通的你怎么也在这儿?哟,咱两儿这发货地址都差不多!”

顺丰小哥:“这是B市孙先生指名空运加急送给张佳乐先生的99朵新鲜玫瑰……”

圆通小哥:“这是B市孙先生指名空运加急送给张佳乐先生的施华洛世奇定制饰品……”

汇通小哥:“这是B市孙先生这么加急空运送给张佳乐先生的定制奢华主题蛋糕……”

霸图全队表示,他们快要被那个匿名但是谁都知道的“孙先生”闪瞎了。当然,其他的……也都该烧!

郑乘风沉痛的表示,“作为一只不幸的单身狗,我很不幸的在这样一个不幸的节日里,不幸的遇到了一群写作脱团狗,读作秀恩爱的生物,更加不幸的是我还要看着他们秀却不敢烧!不能烧!烧不过!”

白言飞的表达则简单多了:“我又闻到了恋爱的酸臭气息,今天尤其强烈。”

然而刚刚晨跑归来的霸图副队张新杰冷静的看了一眼门口堆积成山的快递,推了推眼镜,毫不犹豫的跨了过去。

今天的副队,依旧高深莫测呢。

上午的训练很快就结束了,大家排着队去食堂打饭,期间根据遗传自霸图副队(好像有哪里不对)的严谨计算,郑乘风信誓旦旦的提出,

张佳乐,共计接电话6次,打电话期间开怀大笑11次,笑到满地打滚两次,说“我也爱你”6次;

林敬言,共计接电话4次,打电话期间提到“点心大大”17次,温柔的电话飞吻4次;

秦牧云,共计接电话15次,打电话期间对方一句话不说挂掉14次,笑着对对方许下承诺1次。

刚刚打完饭从打菜口走出来的霸图副队张新杰冷静的看了一眼前面还在甜甜蜜蜜煲电话粥的张佳乐,推了推眼镜,毫不犹豫的拐了个弯。

今天的副队,依旧高深莫测呢。

下午的训练也很快就结束了,小年轻们相约着去吃烧烤,愉快的请示队长副队长和前辈们……

“欸?队长呢?”

“话说今天一天感觉队长都不在啊!我的钱包还在口袋里真是感天动地!”

“快住口!没看见副队脸黑了嘛?”

……

一片死寂。

因为,刚刚他们提到的,一整天没有出现的霸图正队韩文清,提着大包小包从夕阳下的霞光里走来,背影镀上一层金色,他那高大的身影仿佛与自然融为一体……

除了张新杰,霸图全队都痛苦的捂上了眼。

我们霸气侧漏威武雄壮的钱包脸呢!妈妈!这和说好的画风不一样!

韩文清慢慢的走到张新杰面前,微微低头,正准备开口,张新杰却飞快的回头往自己卧室去。

韩文清愣了一秒,也飞快的追了上去。

其他人显然没搞清楚情况,郑乘风傻了吧唧的问,“我们还去吃不?”

林敬言微微一笑,晃了晃手机,“不了,我和点心大大约了今晚视频。”

张佳乐露齿一笑,晃了晃手机,“不了,大孙说他今晚陪我玩骰子一直玩到我赢为止。”

秦牧云嘴角抽动,晃了晃手机,“不了……邱非说他今晚……要跟我pk到凌晨……”

郑乘风愤怒的捂眼睛,“秀恩爱!分得快!言飞我们走!咱俩儿自己吃去!”

白言飞默默看了他一眼,低低的应声。“嗯。”

于是,当郑乘风掐着点在十点回来的时候,看见了他们威武雄壮而衣衫不整的韩队长,半靠在他们严谨认真然而面色潮红的张副队身上,毫不顾忌取下张副队的眼镜,在他脸上光明正大的亲了一口。

倍感被世界抛弃的小郑:“异地恋算个鸟!真应该让林前辈他们看看正副队这一对死现充!”

当然,这句话,他也只能在心里说说而已。

吃完晚饭到10点中间4个小时时间,发生了什么你猜啊?顺便意思意思心疼小郑嗯qwq

以后就会多出现在lo上辣,大家多多包含( ´▽` )

以及,其实韵达小哥和中通小哥有jq!

评论(5)

热度(43)